Menu

不要让禁用打车软件成为政府捞钱的借口

不要让禁用打车软件成为政府捞钱的借口
有人说广播死在了打车软件手里,打车软件会死在谁手里呢?

新闻背景:近日来,关于“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两大打车软件的争论持续高热。有人说省钱、有人说支付经常出现问题、有人在担心行车安全和其对出租车正常运营秩序的冲击问题。

各地对打车软件的政策:
上海出台消息称,禁止出租车在早晚高峰时段使用打车软件。
石家庄市正在约谈运营商,以商讨更合理、对司机和乘客最有利的措施。有网友爆料:据说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将处以50元罚款。
长沙市公共客运管理局称,打车软件的“现金奖励”和“加小费”等措施和功能,给出租车行业的正常运营秩序造成了影响,行业管理部门目前已着手出台相关措施规范打车软件的使用,同时将增加出租车运力和建立行业统一的出租车电召平台。

打车软件迎合了互联网的发展方向,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方便,LBS技术的发展成熟,寒冬酷暑大家可以不用出门在家就可以方便预约到出租车。但同时也给不使用或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人带来了不便,同样是一样的打车费用,司机亮着空车LED屏,就可以对大街上没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拒载,是不是对后者太不公平?

希望政府约谈打车软件运营商真正是出于为消费者考虑,而不是因为所谓“触动”了政府的利益。一些人可能记忆犹新,石家庄政府曾经在几年前推出过一款电话约车的产品,因为政府机构本身的不专业技术、管理问题等因素,导致这项服务最后流产。而打车软件依托移动互联网的诞生,极大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习大大最近讲话: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要从国际国内大势出发,总体布局,统筹各方,创新发展,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地方政府作为监管者,应该努力履行监管职责,而不是一禁了之,否则就是惰政。

长沙政府出台禁用打车软件政策后,欲推官方版电召打车平台。地方政府借着为弱势群体争取权益的幌子打压网络产品,自己却建立打车平台,先进的移动网络产品充分、有效地调动了社会各方面资源,而长沙市政府的电召平台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电话约车几年前就已经遭遇流产,重新建立效率有多大?会不会浪费更多社会资源?

奇葩的是某网站居然发起微博倡议:为了爸妈,请卸载打车软件!
不要让禁用打车软件成为政府捞钱的借口
网友评论:
◆如果父母不会用,子女可以提前为父母订啊。
◆事实上也远没有达到不装软件打不到车的地步。
◆脑残无下限了,为了孩子在身边把北京上海的公司都查封了吧
◆为了爸妈,关掉电脑;为了爸妈,卖掉城里的房子,辞掉工作;为了爸妈,早生贵子吧!
◆在全湖南的的士中安装了打车软件的的士应该不会超过总数的五分之一把(可能更少)况且一天每台的士才十次奖励机会,很多的士跑完十单根本不会再用打车软件接客了,何来抢了老年人的车?
◆逻辑不应该是教会爸妈用打车软件么?难道爸妈以前不会用电脑还要呼吁地址用电脑,抵制上网?
◆跟不上时代,时代就不发展了吗?

从技术上分析,博主建议:
1、对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司机应该在电话联系沟通成功后就落下空车LED屏开始计费,这样用打车软件打车的乘客无形中多了一笔小费,要比单纯司机单方面提出小费更公平;对不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也公平,用打车软件约到车后,出租车是载客状态,乘客已经为此支付了乘载费用;对大街上招手乘车的乘客也公平,因为用打车软件打到车的乘客比前者支付了更多的费用,体现了市场的公平。
2、借鉴公交车解决拥堵的办法,出租车公司加大出租车数量的投入,合理分配安装打车软件和未安装打车软件的比例,保证不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也能方便打到车。

对于打车软件,简单一禁了之,那真正是惰政;应该由市场抉择,而不是行政权力!

作者简介:

本文固定连接:http://www.dongjunke.com/?p=554,转载须征得作者授权。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 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