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互联网的史前文明:80后的自媒体之路

时下“自媒体”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高大上的词汇,似乎自媒体都是那些有钱有闲有技术的土豪在玩。

而今天我要说的是一个80后的成长经历,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在每个人生阶段我似乎都与自媒体结缘。

我出生在教师家庭,父亲是老师,家里也有不少亲人是老师,我从小也跟父亲同事家的小朋友一块玩耍,因此要比一般小朋友的见识要广些。

上幼儿园的时候,每天小朋友们都会坐在教室门口等老师来开门,那时候天蓝水清民风淳朴没有拐卖人口,我们都是自己背着小书包上学。于是每天坐在门口跟小伙伴们吹牛逼就是我和小胖的使命。

我们班有大概二十几个小朋友,也就是我这个自媒体有20多个粉丝。那时我招徕粉丝的利器就是教室旁边的一个小仓库,平时都是锁着的,因为父亲工作原因,我能经常进去观摩。我在小朋友面前虚构出里面有一只长嘴獠牙的怪兽,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断描绘这只怪兽,只到有一天我踩着小胖的肩膀扒在窗户上被里面的内容吓得跌倒在地,我的初次自媒体生涯结束了。当小仓库门被打开的那天,小朋友们才发现所谓的怪兽只不过是只破了的皮球。

等到上了小学,那时的小学生都会有一个自己的铁皮铅笔盒,每学期都会有一个,新铅笔盒到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装饰一下,童鞋们都会找一个硬纸板裁成铅笔盒大小,放在内侧的盖子里,左边抄下新的课程表,右边可能会写一些有意思的文字或者图画。我家书比较多,我随便找一些自己也看不懂的文字,用稚嫩的笔迹抄写下来,旁边配上一幅当时最高水平的画作,现在想想无非是些“大展宏图”“前程似锦”的句子,那时还我们都不知道宏图是什么更别提前程……而我的铅笔盒就成为了童鞋们竞相传阅模仿的对象,当时我们班有大概30人,也就是我有30个粉丝。

再后来就有了小虎队(一句话暴露年龄……),似乎那个年代每个人都有一本手抄册+贴图,我们家报纸多杂志多,每周都会带来新的关于小虎队的新闻和图片,那时我们小学两个班有40个人。

那时还流行同学之间互相出卷子(试卷),1毛钱一张8开的白纸,中间对折,左边折出边来,写名字。现在想想80后真是太强大了,资源匮乏的年代没有题海,也要造出题海来!至于题目从哪里来,都是自己想的,语文数学都有。我是学渣,自然出不了卷子,就央求女同桌给出一份,后来竟然传出绯闻来,原来那个年代试卷都是鸿雁传书的工具,吓坏了。这也算自媒体的一种,学霸出一张好的试卷通常会被全班抄写一遍,有点类似文革手抄本的感觉,我们是多么爱学习啊……

如果每个学生是一个自媒体,那学校就是自媒体联盟的平台了。小学教学楼的大厅设有橱窗,专门展示童鞋们的作品,钢笔字,毛笔字,铅笔字,水彩画,国画,甚至小手工作品。我们教导主任是我们的钢笔课老师,又是主管展窗内容的老师,因为父亲的缘故主任老师在课上对我指导有加,所以经常有作品展示出来,奖励铅笔一支。现在想想我的字在同学们中不算是最好的,大概是勇于投稿的缘故,另外和主管老师的熟悉也不能忽略,亦如现在的自媒体联盟,你和联盟大佬搞好关系自然会得到推荐。

初中是荒废的四年,不表。

高中时我们学校有写周记的传统,我独立写作的爱好其实是从那时开始的。我的第一篇周记就调侃了当时的语文、数学、英语老师,语文老师看了很生气,最后大概是惜才的缘故对我的文笔大加赞赏一番,还鼓励我去投稿(我当然没有把调侃她的那篇周记拿去投稿)。也许正是那篇周记的评语对我已后的道路产生了很大影响,如果当时的评语只是批评没有鼓励,根据蝴蝶效应,也许就不会产生这篇文字。

高中三的周记本每周一篇我写了整整三本日记本,曾经不无自负地说道“我自己写的可能比其他同学抄的数量差不多”,在那个资源匮乏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我的周记因为内容别开生面、不同于一般的应试作文,写出了那个年代学生不敢想的和想不到的话,成为全班童鞋争相传阅的对象,据说在语文教研组全校语文老师也在争相传阅……“没想到周记还可以这么写”而我只是写了那个年龄应该有的文字。那时我们班有60人。

到了大学开始接触互联网,开始疯狂的写博客,于是2004年~2008年整个大学时代我都在自己个人博客“四楼瞎想”这一亩三分地勤心勤力码字。有博友评价:

小饿的blog最大的特点就是米有特点,一过乱炖。在他的blog上什么类型的文字都有,或悲喜怒粪,或摘抄转载,或整理总结,小饿都用心打理他的一亩三分地,勤心勤力,比起日益浮躁的我们都有耐心和定力,从他的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出他的温和与韧性,在喧嚣不定的今时今日尤为可贵。究其原因,其实小饿是个御宅男,闷骚的人都是介个样子低。

那时我的博客日访问量有500多,截止毕业前已积累了50万的访问量,影响力远远高于我们大学官网,某种意义上成了解答新生的入学问题的非官方网站,也通过博客认识了很多人,甚至找到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份工作,我的一篇博文《我为什么写博客》有详细提到。(回复gc4 查看原文)

现在我的天涯博客访问量200多万,由2010年的一周一更到2011年的一月一更到2012年的半年一更到现在的不怎么更新,我离博客似乎越来越远,却又在指手间,毕竟那是最美好年华所剩的仅有回忆。

2011年我说过:我无法想象有一天我不再写博客的情形,亦如每写完一篇日志内心都充满恐惧,害怕再也写不出来。

我的微信公号:welovesns
二维码:

新浪微博:@小饿

作者简介:

本文固定连接:http://www.dongjunke.com/?p=573,转载须征得作者授权。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 打赏支持